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论文中网(LunWenZ.Com)专注于论文发布,论文发表,论文代写!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古代文学 > 正文

“内圣”与“外王”的典范——颜回与子贡的比较研究

时间:2014-05-17 22:28 来源:LunWenZ.Com 作者:论文中网 阅读:

摘要:子贡与颜回年龄相仿,都比孔子小三十岁左右,也都是孔子的得意门生。但是,不论从个人修养、现实成就,还是孔子对二者的评价及教育方式上看,二者又仿佛两个极端。他们分别代表的是儒家“内圣”与“外王”人格理想,是孔子所赞赏的“贫而乐道”与“富而好礼”的两种类型。

关键词:颜回 子贡 内圣 外王 贫而乐道 富而好礼

李泽厚先生说:“《论语》一书以子贡、子路的形象最为人喜爱欣赏,盖一以智一以勇,又均为平常活人也。相比之下,子贡更胜一筹,智胜于勇也。”而“颜回之乐”则是儒家关于个人修养的著名典故,孔子曾盛赞之:“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有学者称现在的世界是新的战国时代,让我们回到春秋末年,回到《论语》所记录的孔门中,看看同一个时期,不同人物对理想和人生的选择。暂且从颜回和子贡说起。

一、二者生平简介

1、颜回生平

颜回(前521年~前481),孔子的学生,字子渊,亦称颜渊,春秋末鲁国人。 少孔子三十岁,自十三岁入孔子门下,毕生追随孔子,继承并践行了孔子的社会思想。

颜回人生的第一阶段:十三岁入孔门,用了大约六年的时间,其学业基本已成。十九岁向宋戴氏求婚,二十岁与戴氏完婚,二十一岁生子颜歆。

颜回人生的第二个阶段:二十五岁到三十八岁约十四年间,随孔子周游列国。

颜回人生的最后一个阶段:三十八岁到四十一岁去世,对于这一时期,没有确切的记载,但是从《论语·述而篇》:

子谓颜渊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我与尔有是夫!

颜回与孔子一样,虽然有一腔从政为邦的热血,却也有自己独立的人格,决不会迎合执政者,放弃自己的政治理念。所以,我们可以揣测,颜回的最后几年人生,应该与孔子一样,办私学,传儒学。

2、子贡生平

子贡(前520年~前456年),孔子的学生,姓端木,名赐,字子贡,春秋卫国人。少孔子小三十一岁,是孔子的得意门生。他利口巧辞,长于雄辩,政治、外交才能卓越,办事通达。曾任鲁、卫两国之宰相。经商理财能力超群,曾经商于曹、鲁两国之间,富致千金。在孔子去世后,孔门弟子受丧三年,“唯子贡庐于冢上,凡六年”,可见师徒感情之深厚。

《韩诗外传》说:“子贡,卫之贾人也。学于孔子,遂为天下显士。”子贡拜入孔门之前,是卫国一名普通的商人,富甲一方。经过孔子的教育,机敏通达的子贡更加善于辞令,运筹帷幄。孔子周游列国时,经常陷入困境,子贡往往被派去谈判解围。凭其杰出的外交才干,子贡曾任鲁、卫两国宰相,成为天下显士。

二、二者的个人修养

颜回留给世人的是一位儒生的形象。他聪颖好学,闻一知十;他敬重老师,师言无所不悦,注重自己在实践中体会;他意志坚强,安贫乐道;他德行兼备,严以律己宽以待人;他是孔子的最佳继承人,却英年早逝。

《论语·公冶长篇》:

子谓子贡曰:女与回也孰愈?对曰: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与女弗如也。

《论语·先进篇》:

  季康子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

颜回重修身,而子贡重应世。从个人修养的成就和人格意志上来说,颜回高于子贡,这是因为颜回在个人修养上付出更多,更能全身心地投入,以至竭尽心力。但从社会效用的观点来说,子贡所作出的成绩及其所起的重要作用,就远不是颜回所可比拟的。

子贡在世人心目中的形象则是一位“达则兼济天下”的儒商,是一位能言善辩、长于外交的政治家。作为学生,子贡天性聪颖,思路敏捷,通达善问。子贡发问往往层层推进,盘根究底。

《论语•子路篇》:

子贡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子曰: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曰:敢问其次?曰:宗族称孝焉,乡党称弟焉。曰:敢问其次?曰:言必信,行必果,陉陉然小人哉,抑亦可以为次矣。

作为一名商人,面对复杂的社会,子贡有许多自己的见解需要老师探讨。他思维敏捷,孔子稍加点拨,他就能够心有所悟并立刻用语言总结出来。《论语•学而篇》: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末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

《论语·述而篇》:

冉有曰:夫子为君乎?子贡曰:诺,吾将问之。入,曰:伯夷叔齐何以也?曰:古人贤人也。曰:怨乎?曰:求仁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为也。

通过弄清孔子对伯夷、叔齐的评价,子贡明确地告诉冉有,老师不会帮助君。子贡善于变通,由此可见一斑。

三、孔子对二人的评价

《论语·公冶长篇》言:

子谓子贡曰:女与回也孰愈?对曰: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与女弗如也。

《论语·先进篇》:

子曰:回也其庶乎,屡空。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

这是全书中二者直接对比的两条记录,短短数言却透露出丰富的信息。第一,孔子心目中最得意的门生是颜回和子贡,所以拿二者做比较。第二,颜回资质非常,连机敏善辩的子贡也甘拜下风。第三,子贡天资聪颖,办事通达,却也非常谦恭。第四,孔子最钟爱的学生是颜回,对于颜回的好学与悟性赞不绝口,不惜直言自己和子贡都不及他。第五,对于颜回与子贡现实境况,孔子有些无奈。回也贤,可是生活窘迫,赐不受命,却富贵青云。

《论语·雍也篇》:

  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

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馀则日月至焉而已矣。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颜回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违仁,德行方面孔门中无人能及。重视个人精神修养的孔子认为他得儒学之精粹,是世人的楷模。《论语》一书提到颜回二十一处,孔子直接评论颜回的有十处,赞美颜回敏而好学、安贫乐道。

《论语》提到子贡三十四次,孔子直接评论子贡的有七处。有赞扬其能言善辩、可与言《诗》的,有说他办事通达、可以为政的,有批评他爱“方人”的,有说他“爱羊”不“爱礼”的,有说他是“瑚琏之器”的。

相对于颜回这个完美无缺的道德模范,食人间烟火的子贡更具有亲和力,这也是李泽厚先生欣赏子贡的原因。二者同为孔门高足,却受到如此“差别对待”,孔子为什么有意拔高颜回的形象,而只把同样优秀的子贡作为陪衬?如孔子所说:“富与贵也,人之所好者也”,而子贡既富且贵,但是想要追求富贵而又保全道德,是一件异常困难的事,普通人往往一念之差就会选择“不义而富且贵”。所以,子贡再优秀,也不宜多标榜。颜回为世间少有的道德模范,他身上所具备的品质是战乱中的人们容易放弃的,需要树立这样一个典范,让世人瞻仰,鼓励人们不要放弃心中的道德和理想。

四、孔子对二人的教育方式

孔子作为伟大的教育家,其因材施教的教育方式为后世所称颂。颜回与子贡出身、性格以及关心的事物都不同,所以,孔子对二者的教育方式也就不同。针对学生的自身特性和长处,孔子“对症下药”,采取了不同的方式以扬长避短。

颜回重视内省,他从不反驳,也从不妄下评论,给人以“不违如愚”的错觉。但是,从日常生活去观察他,可以发现,他对于孔子的教诲有自己的理解和领悟,并且身体力行。所以,孔子对颜回的教育强调自身修养,鼓励他提升到更高层次的精神境界。《论语·颜渊》:

  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而对于商贾出身的子贡,孔子似乎颇为“警惕”,他总是旁敲侧击地提醒子贡,不要因为“利”而损害“礼”。 《论语·八侑篇》:

子贡欲去告朔之。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

告朔之礼或许只剩下“饩羊”这个象征意义的形式,但是,羊存则礼不亡,不能因为爱惜区区一头羊,而使礼不存继。

子贡人生得意、见多识广,长于言语,难免热衷于评论人事。孔子曾因此而批评他,《论语·宪问篇》:

子贡方人。子曰:赐也贤乎哉?夫我则不暇。

对于子贡善于言辞这一点,孔子视之为双刃剑,好处不言而喻,而坏处在于容易夸夸其谈,言行不一。所以在《论语·为政篇》:

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孔子虽然明说“与之言之不惰”的只有颜回,但是,对于子贡这样一个善于思考勤于发问的学生,孔子也经常主动对其进行启发。《论语·卫灵公篇》:

子日:赐也,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对曰:然,非与?曰:非也!予一以贯之。

又《论语·阳货篇》:

子曰: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五、二人在孔门的地位

颜回位列孔门七十二贤之首,德行科的第一高足,被后世称为“复圣”,统治者祭孔时与之配享。而子贡列名“十二哲”之中,祭祀时比颜回低了一个等级。

这大概是封建中国长期以来重农抑商的倾向导致的对于商人群体的否定。笔者以为,极力推崇颜回的安贫乐道是封建统治者的某种麻痹人民的政治阴谋。为什么物质与精神不能兼得呢?在当今这个多元化的时代,人们完全可以有更多的选择,除了颜回,我们还有子贡,或许我们不可能拥有颜回的至高精神境界,也不可能做到子贡那样兼顾物质与精神,但是,至少可以自由选择。

子贡的成功不仅体现在个人事业上,还体现在他对孔子思想的宣扬上。《论语·子张篇》:

叔孙武叔语大夫于朝,曰:子贡贤于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贡。子贡曰:譬之宫墙,赐之墙也及肩,窥见室家之好。夫子之墙数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门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

    当别人质疑、诋毁孔子时,子贡总是处处维护老师的人格,宏扬他的学说,使人们能够正确认识孔子儒学的无限魅力。人们常说“人微言轻”,身处高位的子贡,说话自然掷地有声。而他本人的成功也可以作为现身说法,尊崇儒学可以使人内心富足,也可以使人现世安稳。

六、小结

颜回与子贡一贫一富,一贤一达。一个因为“内圣”在世间流芳千古,成为“穷则独善其身”的知识分子典范,在贫困中不屈不挠地坚守理想;一个在“外王”的路上青云直上,“达则兼济天下”,凭借自己在政治、经济上的成就,传播和宏扬孔子的思想。颜回和子贡给了我们不同的人生选择,在人生的逆境和顺境之中,二者的光辉形象对于我们仍具有激励和警醒作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