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论文中网(LunWenZ.Com)专注于论文发布,论文发表,论文代写!
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 > 国际贸易 > 正文

中国服务贸易承诺开放度分析

时间:2014-06-30 14:06 来源:论文中网 作者:刘美丽 阅读:

摘要:《服务贸易总协定》(简称CATS)的签署标志着服务贸易已经被正式纳入到了全球多边贸易体制框架,各国纷纷在其递交的具体承诺减让表中对开放本国的服务市场做出响应。目前,我国服务贸易市场开放度究竟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水平,由于对外开放度的测度方法各不相同, 国内理论界尚未达成共识,文章将利用Hoekman指数进一步对中国服务市场的承诺开放度进行度量。

关键词:服务贸易;承诺开放度;Hoekman指数

一、Hoekman 频度指数法对承诺开放度的分析

Hoekman频度指数法是基于承诺表而采取的量化测度方法,是由世界银行经济学Hoekman (1995)首次通过分析GATS成员国所递交的承诺表,提出的一种主要用来分析各国的服务贸易壁垒的方法。该方法主要涉及三个步骤:首先用分部门总数乘以4种服务贸易提供模式得到最大承诺数;其次,据根每种承诺的情况给予分值,没有限制(完全开放)的赋值1,有限制(部分承诺)的赋值为0.5,不作承诺(不予开放)的赋值为0,这些值称为开放(或限制)因子;最后,形成三种说明服务贸易壁垒程度的频度指数:A、部门频度指数,等于没有限制与有限制的部门和/最大承诺数,说明一国整体上承诺开放的比例;B、平均频度,等于经开放因子加权的所有部门/最大模式,属于一种开放的平均覆盖率;C、无限制承诺/一国最大承诺数,说明总承诺中完全开放的比例。 以上三种指数均被称作Hoekman指数,从不同的角度度量了服务市场的开放程度。值得说明的是,这里的“不做承诺”包括未列入减让表的部分。

(一)我国服务贸易市场整体的承诺开放度

研究我国服务贸易市场的开放程度,首先要从整体上进行把握,有利于对目前市场开放所处的阶段有一个宏观的认识。中国递交的具体承诺减让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法律文件》附件9)中包括9个一级部门,42个二级部门,以及82个小部门,其承诺比例为53%82/155),已经达到了一半以上。但是,为进一步考虑开放的深度,文章将采用Hoekman指数,从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两个角度对服务贸易市场整体开放度进行度量。

1.从市场准入的角度进行度量

根据GATS的规定各国根据本国情况可以对承诺开放的部门做出不同程度的限制,因此即便已经将相关部门列入减让表,也不代表完全开放,为更好的度量限制的深度,文章将利用Hoekman频度指数来进一步说明。

1   我国市场准入承诺方式统计表

承诺方式

没有限制

有限制

不做承诺

部门个数

118

214

288

权重

1

0.5

0

资料来源:根据《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法律文件》附件9计算

根据表3-1的统计结果,我们可以直接计算出三个Hoekman频度指数:A=(没有限制的部门数+有限制的部门数) /620=0.535;B=(不做限制的部门数×1+有限制的部门数×0.5+不做承诺的部门数×0/620=0.363;C=不做限制部门数/620=0.190。其中,指标A中包含了有限制的部门,而忽略了限制的程度,与完全开放的部门“一视同仁”,因此A只是一种整体水平的测量;B指标考虑了限制的程度,并根据程度大小赋予了不同的权重值(开放程度越高,权重越大),因此B是一种平均覆盖率的测算;C体现的是一国服务市场完全开放的水平。如果说A代表了一国承诺的广度,那么B指标和C指标则代表了一国承诺的深度。

从上面计算得到的数据可以看出,我国的整体开放程度已经达到了53.5%,但考虑到开放的深度,指标BC却显著降低,其原因在于不做限制的部门数太少,直接导致C指标的结果只有19%,平均覆盖率受其影响也不高只有36.3%。我国所做出的承诺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有保留的承诺”,达到 65%。由此可见,“没有限制”承诺的水平较低是导致我国开放水平相对较低的主要因素。

2.从国民待遇的角度进行分析

国民待遇相当于一国服务贸易市场开放的第二道门户,因此即使在市场准入方面给予很高的开放程度,但如果本国无法给予外国服务和服务提供者不低于本国服务和服务提供者的待遇而使其处于劣势地位,那么市场的准入就没有任何意义而言,因此有必要对国民待遇采取与市场准入测量相同的方法进行统计分析。

2   我国国民待遇承诺方式统计表

承诺方式

没有限制

有限制

不做承诺

部门个数

209

105

306

权重

1

0.5

0

资料来源:根据《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法律文件》附件9计算

运用同样的方法可以得到三个Hoekman指数:A=0.506B=0.422C=0.337与市场准入的开放程度相比指标A有所下降,而B、C均有显著上升。一方面,我国服务市场国民待遇方面的开放广度有所下降,其主要原因在于不做承诺的部门有所增加,但同时开放的深度加强,因为没有限制的部门数明显增加,即完全开放程度有所加大。这种对比结果表明中国更加关注对外国服务提供者进入国内服务市场的限制,而进入后国内服务市场后的限制则较为宽松。

通过上述分析可以得出结论,尽管从承诺开放的部门比例来看,中国服务市场的开放度已经超过50%,在WTO统计的GATS谈判参加方所承诺的具体服务活动的数量中, 中国居第二档次(81-100个),是做出部门减让最多的发展中国家,但是考虑到开放的深度其结果要小的多,主要原因在于“没有限制”的承诺方式太少,而“不做承诺”的承诺方式几乎占到总承诺模式的一半,因此GATS所赋予的对承诺部门开放幅度自由限制的权利成为了服务市场进一步开放的最大阻碍。其中,对于市场准入的限制程度要远大于国民待遇,原因在于市场准入承诺的意义要大于国民待遇承诺,市场准入条款是进入中国服务市场的第一门户,市场准入承诺决定是否对外开放,国民待遇承诺只是影响对外开放程度大小,服务部门从不开放到开放的意义,一般来说是大于服务部门开放程度上的提高。

(二)我国服务贸易市场分部门的承诺开放度

若要全面了解我国服务市场的开放情况,除了从总体上进行研究外,还有必要对每一个部门的承诺开放度进行统计分析,发现开放度最高的部门,以及阻碍我国贸易市场进一步开放的行业。本部分将对除其他商业服务外的11个部门进行分析,并对各部门在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两个方面做出的开放程度做一比较。按照Hoekman频度测量法对11个部门的统计计算结果如下表:

3   中国对服务业分部门的具体承诺情况(%

服务部门

市场准入

国民待遇

指标A

指标B

指标C

指标A

指标B

指标C

商务

50%

35.9%

21.7%

50%

41.8%

33.7%

通讯

67.7%

43.7%

19.8%

66.7%

57.3%

47.9%

建筑

75%

50%

25%

75%

50%

25%

分销

90%

62.5%

35%

90%

70%

50%

教育

75%

50%

25%

50%

37.5%

25%

环境

75%

50%

25%

100%

87.5%

75%

金融

77.9%

47.1%

16.2%

76.5%

59.6%

42.6%

健康

0

0

0

0

0

0

旅游

50%

37.5%

25%

50%

40.6%

31.3%

娱乐

0

0

0

0

0

0

运输

27.1%

19.3%

11.4%

25.7%

20.4%

15%

资料来源:根据《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法律文件》附件9计算。

从表3不难看出,中国对健康社会服务以及娱乐、文化和体育服务两大类部门未做任何承诺,而对于分销部门无论是从市场准入的角度还是国民待遇的角度,其都是开放程度最大的部门,开放的广度达到90%。另外我们可以看出,在环境服务方面,国民待遇的指标A等于100%,这表明在国民待遇原则上不做承诺的部门数为0,但市场准入方面该指标为75%,因此其壁垒主要还是设置在第一道门户即市场准入方面。在敏感部门中,中国对通讯、金融(包括银行和保险)服务做出了较大的减让,承诺比例都超过了60%,而对运输服务是除健康和娱乐以外承诺开放度最低的行业,只有27.1%。而商务和旅游只承诺了其中一半服务活动的减让,剩下的两个服务部门(教育和建筑)的承诺开放程度也属于较高的行列。另一方面,若综合考虑具体承诺的深度,所有部门的减让水平都有较大幅度的降低,从市场准入来看,上表反映出 没有限制的部门比例最高也只有35%。其中除了不做承诺的健康和娱乐两个服务部门外,敏感部门最为显著,而且有5个部门完全自由化的比例没有超过20%。但国民待遇相对来说要更开放一些,其完全开放的部门比例最高达到了50%,甚至属于敏感行业的通讯部门完全开放比例也接近一半,而其市场准入方面却不到20%,更加印证了市场准入作为市场开放关键门户的作用。

综上所述,中国目前的承诺开放水平其实并不高,主要原因在于对市场准入设置了较多的障碍,据统计,当前国际上服务贸易额与货物贸易额的对比度大约为 1:4,而中国的此对比度仅为 1:7。由此可见,就中国整体的服务业增加值占GDP 比重而言,中国尚未进入后工业化社会,服务业发展水平不足,第二产业仍是国民经济中最重要的产业部门。因此,中国目前应抓住服务业国际化所提供的历史机遇,着重发展生产性服务业,适当进一步开放服务市场引进国外先进的管理经验和技术,调整产业结构。

参考文献:

[1]Bernard Hoekman .Liberalizing Trade in Services[J].Word Bank Discussion Papers,1995.

[2]盛斌.中国加入WTO服务贸易自由化的评估与分析[J].世界经济,2002,( 8).

[3]张蕴如.中国服务业的开放度与竞争力分析[J].工作研究,2002,(4).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