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论文中网(LunWenZ.Com)专注于论文发布,论文发表,论文代写!
当前位置:主页 > 哲学 > 国学 > 正文

老子思想中的道与身体

时间:2013-08-15 14:26 来源:论文中网 作者:董碧 阅读:
摘要:“道”是老子思想的核心,而“身体”则是当代西方哲学思想中的核心概念。本文试图透过“身体”的视角来把脉老子“道”内涵的独特韵味。文章主体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主要论述本体论层面,“道”与“身体”的互为倚重;第二部分主要论述在认识论层面,“道”与“身体”的交织关系;第三部分主要阐述在宇宙论层面,“道”与“身体”的亲缘关系。
关键词:道;身体;隐喻
身体是当代西方哲学研究中重要的维度。在其影响下,在中国哲学研究中也多有涉及身体的研究。众所周知,老子思想里抽象思维比较发达,老子在对其核心概念“道”的阐明中,运用了大量的思辨语句。然而老子为了将“道”的含义更清楚和明晰的展示出来,他运用了大量的以身体为载体的形象思维模式的语句。这些身体思维方式的语句对于更多人理解“道”的含义起到了重大的作用。
《易传》有云“近取诸身,远取诸譬”1p650。身体是人们重要的形象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是一种隐喻式的。这种以身体的特点来表达社会生活各种事物现象的语句仍可见于当代,如极目远视、环抱之木、亲如手足等等。正如黄俊杰先生所言,“身体作为隐喻常是中国思想家进行各种论述,尤其是进行政治论述的重要工具”2p31。由此可知,身体是形象思维表达的一个重要载体。在老子思想中,他的核心概念“道”的界说和阐明与身体思维方式有着紧密的联系。老子的“道”在其思想体系中处于一种本体的地位,是最高也是最基础的。这种本体的“道”有多个特点,而这些特点的阐述和表达在老子的论述中离不开身体的思维模式。
首先,从根本上讲,“柔弱”是老子“道”的重要特点。这中“柔弱”不同与我们流俗所理解的,而被老子纳入到一种本体论的含义中。“弱者道之用。”(四十章)这说明柔弱这一状态恰好是“道”发力和显现的处所。“柔弱”与“刚强”是正相对立的,同时老子认为“柔弱”能够胜过“刚强”。“柔弱胜刚强。”(七十六章) “柔弱”何以能胜过“刚强”?因“柔弱”比“刚强”更具有生命力。“柔弱”不是生命力衰弱而是强大的表现。然而“柔弱”也能够向“刚强”转化。正如最柔弱的水一样,它一旦聚集起来发挥的威力是无可抵挡的,“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七十八章)“道”这种“柔弱”的特点,并且与“刚强”的辩证关系,老子举了很多例子来形象的类比表达“道”的这一特点,如水、木等。身体就是这其中一重要的类比载体。就以人的身体而论,它有出生和死亡状态,有婴儿和老年状态,有充满朝气和生命力衰竭的时候。身体正包含了“柔弱”和“刚强”这两元的特点,因而能够用来形象表达“道”“柔弱”的内涵。“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七十六章)老子用人身体的特点,即生的时候柔软,死的时候僵硬,表达了“柔弱”比“坚强”更强大的生命力。“道”“柔弱”但具有强大生命力的这一特点最完美体现者,在老子看来是婴儿。婴儿的身体是最柔软的,然而却蕴含着无与伦比的生命力,是勃勃生机的最完整体现者。“终日号而不嗄,和之至也。”(五十五章)因此老子认为婴儿最能体现“道”的特点,并号召我们“复归於婴儿”(二十八章)。
其次,从认识论的含义上来讲,“道”是恍惚的。“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二十一章)“道”之所以呈现恍惚的状态,这是相对于我们身体的感官而言的。仅仅凭借身体的感官是难以把握本体的“道”。然而,老子并未完全放弃感官的认识能力,毕竟还有一种“恍惚”形象,其中似乎还有“象”和“物”。这说明身体的官能对于认识“道”是有局限的。“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视之不足见。听之不足闻。用之不足既。”(三十五章)视、听、触这些身体的官能是不能够完全把握到“道”的。“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十四章)如果我们引用西方哲学里流行的本体界和现象界的二分法,我们可以说“道”处在本体界,而视、听、触这些身体的官能只处在现象界。这两个界域有着严格的区分,本体界高高在上,现象界的事物难以用作描绘本体界的画笔。因此,现象界的身体不能把握本体界的“道”。那么如何才能认识“道”。老子认为最佳的方法是“涤除玄览”(十章)。这即是说扫除内心的欲望,以一颗纯净之心来观“道”、体验“道”和把握“道”。如果以“心”来求“道”,这其中暗含了对身体官能的舍弃。
最后,从宇宙论的角度来讲,“道”是创生性的,而在其中我们亦可以发现身体思维方式的存在。身体重要的属性和特点成了论述“道”的宇宙论含义的类比物。从宇宙论上来讲,老子认为“道”创造了万物。“道是天地万物创造的根源。”3p26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一章)“可以为天下母。”(二十五章)“既得其母,以知其子。”(五十二章)在上述引句中我们可以发现,老子在表达“道”的创生万物的含义时,常用母子来表达“道”与万物的关系。而母子关系实际是身体的一种属性和特点,是通过身体的一种类比表达。因此这种表达方式里渗透了身体思维方式。我们还可以在其它地方发现这种表达方式。“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六章)在这里“玄牝之门”表达了“道”化生万物的力量,而“牝之门”就其实指可说是雌性动物的生殖器,在这里含义延伸为万物生产的地方。这其中我们亦可以看到身体思维的印迹。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