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论文中网(LunWenZ.Com)专注于论文发布,论文发表,论文代写!
当前位置:主页 > 财会 > 会计审计 > 正文

由绿大地案透视IPO审计的软肋

时间:2014-06-30 17:48 来源:论文中网 作者:徐晓静 阅读:

摘要: 近几年来,由于股东一夜暴富的神话及资本市场巨大的融资平台的诱惑,采用美化业绩、操纵利润等手段“包装上市”成为IPO公司公开的秘密,并呈现出愈演愈烈的趋势,成为令资本市场萎靡孱弱、令投资者信心丧失的“罪魁祸首”。本文以绿大地“欺诈发行股票”为例,对IPO审计未能有效识别、防范财务舞弊的原因进行探究,希望对从事IPO审计的注册会计师有所启示和帮助。

关键词:绿大地;舞弊;IPO审计

我国资本市场自1990年设立上海和深圳交易所至今,二十多年来栉沐风雨,经历了从无到有并迅速发展壮大的过程,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但毋庸讳言,与国外成熟市场相比,不可避免地存在许多缺点和不足,距离成熟市场还有相当的差距。近几年来,由于股东一夜暴富的神话及资本市场巨大的融资平台的诱惑, 美化业绩、包装上市已成为IPO公司公开的秘密,云南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大地”)案件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一、绿大地案欺诈上市中的舞弊事实

绿大地20071221在深圳证券交易所的中小板成功登陆,20103月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遭到中国证监会的立案调查,期间经过法院判决、检察院抗诉、在审再判决,历时近三年,直至20132月,昆明市中院判决绿大地公司犯“欺诈发行股票罪、伪造金融票证罪、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处罚金1040万元,何学葵等5名被告分别被判处23个月至1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由于被告提出上诉,案件似乎仍然没有尘埃落定。

整个案件的核心是绿大地在IPO过程中涉嫌“虚增资产、虚增收入、虚增利润”,从绿大地公司IPO前、后主要财务数据变动走势图(图1-1)我们可以明显看出,在公司IPO之前(2004年—20076月)各项指标呈增长上升的趋势,在IPO之后的2008年,为避免业绩的快速下滑还在勉强硬撑着,但是到2009年“美丽的曲线”戛然而止、急转直下,这就是饱受投资者诟病的IPO公司上市后的业绩“变脸”。一幕幕惊人消息,使昔日的明星企业与股价一起飞速坠落,使广大的投资者遭受巨额损失。

 绿大地公司IPO前、后主要财务数据变动走势图

1-1绿大地公司IPO前、后主要财务数据变动走势图

通过对绿大地IPO前后业绩的对比以及后期陆续发布的公告等文件的分析,迷雾渐渐散去,绿大地IPO舞弊的面纱被陆续揭开。为谋求上市,绿大地在以董事长何学葵、原财务总监蒋凯西及原财务顾问庞明星等人为核心“舞弊团队”的策划操纵下进行了系统而大胆的包装。根据司法鉴定结果,绿大地IPO前后主要造假事实包括:

1、虚构合同,虚增资产。从2004年到20076月期间仅土地成本一项就虚增资产约人民币7,011.40万元。在IPO之后故技重施,变本加厉,仅土地资产就又虚增2.67亿元;

2、虚增收入及利润。绿大地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利用虚假材料注册了30余家实质上控制的关联公司,签订虚假的销售合同、开具虚假发票,在IPO上市前累计虚增收入2.96亿元。IPO之后,由于此前对业绩施了太多化肥来“拔苗助长”,只能依靠更多的谎言来维持光鲜亮丽的业绩,采用同样手段又虚增收入2.51亿元。

3、伪造金融票证、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为了配合虚增收入、采购过程的现金流,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绿大地伪造了上百张银行单据,直至在东窗事发之后被有关部门调查期间,绿大地将部分伪造的单据进行了隐匿、销毁。

二、绿大地案只是IPO公司舞弊的缩影

绿大地案其实并非个案,近几年曝光的IPO公司舞弊案也仅仅是冰山一角,更多的IPO舞弊公司尚未浮出水面。据市场公开数据显示,2012AIPO市场新上市的公司有154家,其中在已经公布的2012年三季报中显示净利润同比下降的公司就有55家,占比达35.71%,这55家公司自上市以来市值已缩水近三成。近年来,这种怪现象屡见不鲜,尤以中小板和创业板为甚。曾被人们寄予厚望的中小板、创业板原本代表着高成长、高科技及高收益,却被演绎成了让人遗憾的另一版本的三高,即高发行价、高市盈率及高超募资金,赤裸裸显示了圈钱的强烈动机。例如:20105月顶着龙头企业最贵新股等盛名的海普瑞以148元的发行价登陆深证中小版,自上市不到一年的短短时间里,从2010年报净利增长近五成,到2011年一季报业绩骤降近四成,IPO之前包装的高成长神话迅速破灭,由昔日的“高富帅”沦为“屌丝”;同样情况的公司还有2012年的“变脸王”当属珈伟股份, 2011年净利润同比增长114.77%IPO之后,2012年半年报净利润就同比滑坡94.21%......

不难看出,这些公司业绩变脸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源自IPO之前的财务包装,上市前通过精心的财务包装提升了公司业绩和成长性,使其通过发审委审核的概率大大增加,同时在IPO定价时可以获得更高的市盈率,并募集到更多的资金。待IPO成功圈钱到手之后,二级市场的股价也就无所谓了,刻意伪装已显得没有必要,于是露出了真实的面目。

三、IPO审计未能识别财务舞弊的原因

IPO公司财务舞弊虽然性质恶劣、后果严重,但其舞弊手段并无高明之处。从绿大地案中可略见一斑。资料显示,绿大地IPO之前,虽然业绩保持增长,但存在对所得税优惠的依赖,财务状况方面出现经营性现金流异常波动、流动资产结构不合理、隐瞒风险等。就是这样一个劣迹斑斑、历时数年的“造假工程”竟然顺利通过层层审核,不但成功上市,而且还能在上市后继续虚增业绩。人们不仅要问是谁在为问题重重的绿大地保驾护航?注册会计师为什么没能识别出金额如此巨大、特征如此明显的舞弊呢?笔者认为,从严格意义上讲,一个问题IPO公司背后一定少不了审计人员的责任,如果没有中介机构包括会计师事务所的“配合”,绿大地是难以在上市的路上走这么远的,造成注册会计师未能有效防范财务舞弊的主要有两方面原因,即独立性的缺失和专业胜任能力的不足。 

1、注册会计师独立性的缺失

在绿大地欺诈上市过程中,以“外聘财务顾问”身份被指控的庞明星“功不可没”,被认定为主谋和策划者之一,在绿大地IPO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资料显示,绿大地IPO的审计机构为深圳鹏城会计师事务所,在其上市之前双方已密切合作7年,身为四川华源会计师事务所所长的庞明星,曾在深圳鹏城会计师事务所就职,鹏城事务所是其“老东家”,也正是庞明星以“项目挂靠”的方式将绿大地IPO的审计业务介绍给了深圳鹏城会计师事务所。身为注册会计师的庞明星从一开始就扮演着双重的角色,一边以“财务顾问”的身份指导绿大地造假,笑纳了顾问费,一边作为“项目负责人”身份在现场指挥、协调着审计项目、对报表进行调整与润色,收取着项目提成。试想在这种心照不宣的利益和情面的关系下,深圳鹏城会计师事务所的其他现场审计人员又如何能坚持独立客观公正的原则,保持应有的职业谨慎和执业怀疑态度?也只能默契地“配合”了。独立性是审计的灵魂,不仅指注册会计师形式上与被审计单位不存在关联关系、经济利益,更强调其内心的一种实质上独立的状态,能够诚实公正行事,并保持客观和职业怀疑态度。绿大地审计中,庞明星身份的双重性注定其在形式上就丧失了独立性及基本的职业道德,身为注册会计师不仅没有发挥行业特有的对舞弊的防范、监督作用,更可怕的是以专业知识、专业水平指导舞弊,最终成为舞弊者的帮凶,实在可惜可叹。

2、注册会计师专业胜任能力的不足

尽管舞弊的责任在绿大地管理层,但是如果执业的注册会计师能够恪尽职守、严格执行审计程序的话,也许绿大地就不会漏网,从该案中不难看出注册会计师在专业胜任能力方面的欠缺,相应的审计程序设计和实施不到位的情况。

1)对特殊行业舞弊风险未予足够重视

同为农业类上市公司,很容易使我们联想到此前的采用“神秘的生物萃取技术”伪造销售数据的银广夏以及借助广阔的洪湖水创造出野藕汁神话的蓝田股份。为何农业类上市公司造假频繁?一是资产的非标准化使其价值难以量化,如绿大地某种市场价格50元的苗木,账面价值却为250元,对于缺乏专业常识的注册会计师来说往往难以辨别品种繁多的苗木价值,只是依赖企业提供数据,没有进行严格的考证;二是在农业类上市公司中现金交易、白条列支的现象普遍存在,导致会计核算不规范,也为会计人员利用虚假单据舞弊提供了可操作的空间,而注册会计师对于账簿中出现的大额的货币资金收支未予以关注,没有与银行对账单进行详尽地逐一核实,也没有执行亲自向银行函证的审计程序。

2)对关联方关系及异常交易未进行实质性的甄别

绿大地通过伪造工商手续、私刻公章等手段炮制了数十家实际掌控的“神秘客户”,隐瞒关联关系,通过虚假交易扮靓业绩闯关IPO,手段及其恶劣狡猾。而注册会计师对这些“神秘客户”没有产生应有的职业怀疑,也没有对其异常迹象进行更深入的内查外调,比如到工商部门了解主要客户和供应商的注册时间及地址信息等来分析核实其真实性;对绿大地与这些公司的明显的异常交易及异常金额没有予以必要关注,在对往来款项的函证程序设计和执行上存在明显漏洞,否则对那些伪造注册地址的公司发函不可能收到回函。

3)对大额资产的现场监盘等审计程序实施不到位

绿大地不仅虚构了销售交易,伪造现金流,在资产价值上也存在严重的账实不符。审计人员如果严格执行了核实资产的审计程序,包括在了解发行人是否建立主要资产的定期盘点制度的基础上,到资产现场实施监盘的程序,那么就会很容易发现“天价围墙”、“天价深水井”,也很容易识别巨额的“土壤改良支出”根本就子虚乌有;遗憾的是,由于审计程序实施不到位最终使如此明显的舞弊就这样在审计人员的眼皮底下从容过关。

总之,IPO公司财务舞弊的现象盛行,作为IPO审计的注册会计师却未能有效防范和揭示,不仅使行业声誉受损,同时也给注册会计师职业界敲响了警钟,提醒监管层和行业组织加大监管力度,采取有效措施不断完善目前体制环境及执业规范等方面的漏洞和不足,使注册会计师在IPO审计中真正能担负起审计监督的职能。诚信,是资本市场的基石,不管是上市公司还是相关中介机构都应该将其放在首位,如果寄希望于通过虚增业绩等舞弊手段达到上市的目的,这样的行为必须受到严惩。

参考文献:

[1]张欣培,绿大地涉嫌欺诈上市“葵花女”何学葵资本末路,时代周报,20113

[2]忻尚伦,绿大地:证监会揭三大造假行为,东方早报,20113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