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论文中网(LunWenZ.Com)专注于论文发布,论文发表,论文代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人口问题 > 正文

我国农村流动人口的融合问题及对策

时间:2014-05-20 17:35 来源:论文中网 作者:阎鑫 阅读:

摘要: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的农村流动人口奔波于城乡之间,他们在城市工作,却无法完全融合进城市的生活中,无从享受城镇户籍所附带的社会保障及福利。文章从经济地位、公共服务、社区参与三个方面陈述了农村流动人口融入城市生活的现状,并分析了造成融合障碍的原因:城乡户籍制度、土地征用制度的不完善,及流动人口本身素质限制、流入地的歧视。针对这些具体问题,文章提出了四大对策:建立准入机制、逐步消除户籍制度弊病,改革土地征用制度,加强城乡文化交流及建立完善的教育、培训机制。

关键词:农村流动人口 融合社会保障 社会福利 户籍制度 征地制度

一、引言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发布的《2012年社会蓝皮书》指出,2011年中国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数千年来首次超过农业人口,达到50%以上。这是中国城市化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标志着我国开始进入以城市社会为主的新成长阶段。

蓝皮书同时透露,在城市化进程中,29.7%的农业户籍人口已经居住在城镇,他们不再务农。调查显示,46.6%的农业人口已经完全从事非农工作,只有40%农业人口完全从事农业劳动,兼务农业和非农职业的农业人口占13.4%。对农民来说,非农就业已经成为主流方向,超过了在农业领域的就业数量。农民的经营收入、打工收入,成为推动农民现金收入快速增长的两大主要动力。

当然, 尽信书不如无书,在我国城镇人口中,存在着超过1.5亿的进城农民工,由于流出地与流入地在经济、社会、文化、风俗、生活方式等因素上的差异,特别是由于城乡二元体制的存在,他们在城乡之间奔波流动,大多数难以在城市立足,处于迁徙状态,认为在城市长期定居是可望不可及的目标。如果计算中去除这部分人口,那我国的城市化水平将大打折扣。认清现实并积极促进融合才能从本质上促进城市化。

二、农村流动人口融合的现状

(一)经济地位

1. 就业

1)就业信息来源

由于社会网络的局限性,农村流动人口的就业信息主要从亲属、朋友等处获得,因其社会关系大多处于社会底层,获得高效有用的信息并非易事。还有一种渠道就是通过就业中介,即民间所说的“包工头”来获取信息,但因利益关系层层递进,到最底层的农民工处报酬便所剩无几。而对于城镇就业人口来说,获取信息渠道多样,有发展健全的人才交易市场,信息不断更新的网络平台,成熟的社会关系网络等。相较之下,信息传播平台的局限性、农村信息设备的滞后性和农民本身接受各种信息能力的有限性,使得信息不对称现象在流动人口这一群体中表现的异常突出。

2) 从事行业

就业信息来源的局限性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农村流动人口从事的行业是较少城镇人口选择的脏活、累活、苦活。16.4% 的人就业于建筑业, 10.6% 的人就业于居民服务业, 10.5%的人就业于商务服务业, 10.5% 的人就业于电子电器业 10% 的人就业于住宿餐饮业, 9.4%的人就业于机械制造业, 9.4% 的人就业于交通运输及仓储业, 8.9% 的人就业于制衣制鞋业( 纺织服装) , 2.4%的人就业于矿山采掘业, 1.2% 的人就业于房地产业, 1.1% 的人就业于石油化工业。

3)工作稳定性

55.7%的人在就业时没有与企业签订劳动合同,22.4%的人在就业时与企业签订了劳动合同,但合同未到期就被辞退,22.4%的人与企业签订了劳动合同, 在合同到期时没有续签。可见,超过半数的农村流动人口工作稳定性差,与工作相对稳定的城镇就业人口相比,没有合法的劳动合同给予其应有的安全感,经常处于漂泊状态。

2. 职业培训

65% 的返乡农民工愿意接受技能培训, 不愿意的原因有年龄大, 掌握新技能时间长等。在愿意接受培训的人群中, 58% 的人选择了正规培训, 42%的人选择了简单培训。大部分农村流动人口还是愿意通过正规的技能培训来提升就业能力,以获得满意的工作。

3. 工作环境、个人收入

由于工作选择余地较少,农村流动人口在城镇参与的工作大多是城镇就业人口不愿去做的又脏又累的体力活和费时耗力的脑力活。相应的,工作环境恶劣,安全设施相对来说不太齐全。近几年,我国尘肺病患者已达60余万人,并且每年还在以上万的数字增长。尘肺病死亡人数是矿难与工伤和其他事故的3倍多。由于一些企业社会责任感缺或为了节约生产费用,加之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监管不力,农民工便成为为这一切买单的牺牲品。

个人收入方面,收入在1 000~ 2 000 元的比例为56%, 1 000 元以下的比例为20% , 2 000 ~ 3 000 元的有19% , 3 000~ 4 000 元的有3% , 4 000元以上的仅有2%。可见,大部分农村流动人口辛勤工作换来的收益并不理想,除去衣食住行的花费便所剩无几了,带给家庭的家用虽是节衣缩食节省下来的,但也是寥寥可数。

4. 居住条件

75.3%的流动人口在城市租房居住,16.3%单位为雇主免费提供住房,6.8%在现居住地购买了自有住房。22.3%的流动人口打算未来在现居住地购房。

47.5%的流动人口居住在城乡结合部,31.5%住在城郊农村,21.0%住在市区。64.4%的流动人口现住房内没有独立洗澡设施,50.7%没有独立厨房,45.4%没有独立卫生间,28.9%没有独立管道自来水。

流动人口房租负担重,41.5%的流动人口租房者认为目前的住房支出已经达到或超过自己能承受的最高房租。

由此数据可见,流动人口在居住位置、房间设施、房租方面,还是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二)公共服务

1. 劳动保障、社会福利

查显示,有55% 的人没有参加社会养老保险, 36% 的人参加了社会养老保险, 9% 的人不知道自己是否参加了社会养老保险。43%的人没有任何医疗保险, 24%的人参加了打工所在地的城镇职工医疗保险, 24%的人参加了其他类型医疗保险, 9%的人自费购买了商业医疗保险。65% 的人没有工伤保险, 34% 的人有工伤保险, 1% 的人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工伤保险。无论是从个人的保障意识,还是从社会、企业对农村流动人口的重视程度来说,情况都不容乐观。

2. 医疗卫生、就医条件

即使身处医疗卫生条件相对发达的地区,大部分农村流动人口还是无法摆脱旧有观念的束缚,认为小病不值得看,大病才去看。殊不知这种观念对其身体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而作为人口流入地的城镇地区,对于流入人口存在某种意义上的歧视和忽略,对其进行医疗知识教育、医疗服务的推广少之甚少,使得农村流动人口的医疗观念在本质上还是原地踏步。

3. 子女教育

随着流动大军声势浩大的迁徙,越来越多的农村流动人口从单身外出演变为家庭移居,由此形成的流动儿童群体规模也不断扩大。虽然有些城市开始逐渐放宽公立学校的准入制度,但流动儿童人群进入这些学校仍然困难重重,大部分的流动人口子女不得不选择教育水准较低的农民工子弟学校。这类学校的存在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歧视性,这就决定了其不规范性、不相融性。对于那些少数的留守儿童,因其身处落后的贫困地区,教育的重视程度低下,因此受到的限制更多。

4. 赡养老人

农村剩余劳动力外流,出现了农村人口老龄化加快,老年空巢家庭增多的状态,能够留在老人身边照顾老人的青壮年人口正在大幅度减少。对于大部分的农村家庭,家庭养老是主要的养老方式,但流动人口的增加使得这种养老方式面临着新的危机。即使养老保险是一个较为合理的选择,但据有关报道,农村社保覆盖率不过34.6%,远低于城镇的84.7%。农村老年人平均月养老金为74元,仅为城市老年人平均的5%

()社区参与

1. 融入意愿

94.5%的劳动年龄流动人口表示喜欢现在居住的城市,92.3%对流入地的发展和变化表示关注,87.4%表示愿意融入本地人当中,78.0%认为本地人会接受其成为其中一员,但28.8%认为本地人看不起外地人,33.0%认为自己不可能成为本地人中的一员。由此数据可知,极大部分流动人口有强烈的融入意愿并有信心融入,少部分则怀抱消极情绪。

2. 社区活动参与情况

流动人口参加社区文体活动、社会公益活动和计生协活动三项社会活动的比例分别为28.4%20.2%15.2%。可见流动人口参与流入地社区活动的积极性还是较低的,与同社区城镇人口交流的机会较少。

三、农村流动人口融合的内在制约

(一)城乡二元户籍制度

二元户籍制度及以其为基础的社会福利制度将流动人口拒之门外,让农村流动人口不能享有与城镇人口一样的保障制度、教育、医疗、公共服务等几乎所有的公民权益。这从本质上来讲,为流动人口顺利融入流入地生活制造了融合壁垒,城乡之间建立起一种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基础上的全方位不平等,由此也衍生了长期二元社会结构下城市市民的“一等公民”与农业人口的“二等公民”的社会地位。无论从社会的接纳角度,还是从实在的社会保障角度讲,农村流动人口都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境地。户籍制度、教育制度、保障制度、人事制度、医疗制度对城市户口、农村户口的双重标准,使得农村流动人口只能游离于体制之外。而城乡二元户籍政策成为这一系列不公制度的核心载体。

(二)土地征用制度不完善

随着城镇化、工业化程度的不断提高,国家征用集体土地作城市建设、工业项目、开发区占地之用在所难免。而一些地方政府从中以低价征地,高价出地来牟取暴利的现象比比皆是,这种以公谋私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农户对土地的合法产权,并极大的损害了农户的经济利益,为其流入并融入城镇生活制造了障碍。

(三)流入地对流动人口存在歧视

由于历史渊源问题,城镇、农村享受着截然不同的公共服务、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较差的生存环境造就了一代又一代的农村人民,他们不注重教育,无福享受便捷的社会服务,没有机会了解新事物,久而久之,便在各个方面落后于城镇人口。素质较低、收入较少、思想愚昧,这是社会的不公为他们贴上的标签。殊不知为了国家的长久发展,做出牺牲的是农民,得到很少回报的还是农民。

(四)流动人口自身素质限制

农村流动人口受教育层次较低,初中文凭及以下者占总流动人口的2/3,这制约着流动人口的社会认同度,使得他们只能选择又脏又累的底层劳动来谋生。历史久远的城乡二元户籍制度也从某种程度上限制了农村流动人口进城的脚步,他们祖祖辈辈留在农村,社会视野较窄,对很多新事物都有排斥心理,使得他们难以较快接受并融入城镇的新生活。

四、我国农村流动人口融合问题的解决途径

(一)建立准入机制、逐步消除户籍制度弊病

无论是取消城乡二元户籍制度,还是剥离附着于其上的不平等福利以还原其原本的登记职能,对于我国较好较快的实现城市化,都属于较为激进的做法。城乡二元户籍制度自1958年就深深植根人民心中,期间虽有适当放宽,但无法改变其对群众的深远影响。消除户籍制度的弊病,是场考验智慧、耐力的攻坚战,要有步骤有计划地安排部署。

而建立城镇户籍的准入机制,通过考察有意愿获得城镇户口的农村人口的情况,有过渡地逐步实现城市化。具体来说,可以通过考察流动人口的常住年限,设立一年暂住人口、三年较常住人口、五年常住人口、七年永久居住人口几个级别,对流动人口进行归类划分,这样取得城市户口也有缓冲期,各级政府也就可以根据当时当地的具体情况做出相关调整。其次,对小城镇户口放宽条件。小城镇的发展程度介于大城市和乡村之间,从某种程度来讲,文化、经济、政治都是二者的过渡体。与在大城市发展相比,流动人口在小城镇可以较好地融合,通过先在小城镇落户发展,来实现城市户籍梦。最后,选取有代表性的大城市,实施试点工程。成都市所在的四川省是一个农业大省,也是一个人口大省,同时,成都也是国务院批准的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在统筹城乡改革思路下,成都市从民生最为迫切的教育、就业、医疗和社会保障几大领域“破冰”,以此促进农村居民享有和城镇居民平等的基本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例如,为了补齐城乡教育差,成都3年投入9亿元,建了410所标准化学校。

(二)改革土地征用制度

现有土地征用制度下,征用土地的补偿不是以市场价格为准的,而是以被征用土地的原用途的产出水平为基础来核定。这样就助长了地方政府强制压低地价,从中牟取暴利的气焰,若以市场价格为准对农民进行补偿,一方面保障了农户的合法权益和经济利益,另一方面约束了地方政府的不正当行为。这样有助于将农村土地顺畅地转化为城市土地,让农民获得应得的利益,为更好地实现流动人口融合打下良好的基础。

(三)加强城乡文化交流

城乡不同土壤培育了不同的人群,再加上制度壁垒,城乡间的隔阂越来越深。这无疑加大了城市化的难度。在这种背景之下,加强城乡文化交流势在必行。因城市在文化发展方面要强于农村,要利用这种优势,发挥城市的带头作用。建设好文化志愿者队伍,通过创作生产农民朋友喜闻乐见的节目,举办城乡联谊活动,放映电影,举办展览送图书,发放科普资料,开展科普致富课堂,解答科技难题等方式,大力开展文化下乡和文化扶贫活动,不断丰富农民群众的文化生活,努力提高新农村农民群众的精神生活质量。让他们在精神上慢慢与城市居民同步。其次,也要加强农民群众之间的文化心得交流,促进他们思考,才能让他们学会取文化之精华去文化之糟粕,得到真正的进步。

(四)建立完善的教育、培训机制

科技发展和技术进步对劳动者的教育、技能水平要求越来越高,而流动人口在文化知识方面捉襟见肘,难以在城镇寻找到合适的好工作,难以适应市场竞争的需要。迅速建立完善的就业培训机制势在必行。这一机制从促进流动人口融合、提高全民整体素质出发,以各级政府、流动人口、用人单位为主体,根据流动人口的受教育程度、接受能力、就业方向,依托教育机构对流动人口进行合理渐进的教育培训,使他们具有非农就业的基本或高级技能。

参考文献

[1]纪韶.中国农民工就业状态的调研[J].北京: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2011(2).

[2]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流动人口服务管理司.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1[M].北京:中国人口出版社,2011.

[3]钱正荣. 流动人口的社会融合问题研究[J].湖北:湖北社会科学,20102.

[4]王伟奇.农村流动人口城市化的户籍改革分析[J].湖北:三峡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14.

[5]王春光.中国城市化与社会变迁[J].北京: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3.

[6]刘立峰.土地征用制度往何处走[J].北京:中国经贸导刊,201213.

[7]汝信,陆学艺,李培林.社会蓝皮书:2012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