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论文中网(LunWenZ.Com)专注于论文发布,论文发表,论文代写!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文学相关 > 正文

中国本土话剧的现代性嬗变——当代小剧场戏剧的实验性建构

时间:2013-12-09 14:48 来源:论文中网 作者:王晓雄 阅读:
摘要:中国话剧在百年时间内完成了本土化进程,现当代话剧艺术随着时代的变革产生了含义上的变化,作为人类表达自身情感、对世界思考的方式,不断地折射出时代的变迁。随着近期小剧场实验性话剧形式的普及,其作为中国本土话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承担起让中国本土话剧实现真正的实验性、现代性、国际化的重任。
关键词:中国话剧 本土化 实验性 小剧场 评价
一、当代中国话剧转变的特征
当代中国话剧在社会历史变迁中有着明确的指向性、现实性极强,甚至在其中的起着呼唤和引导的作用。对比相同时期的西方可以看到,中国话剧在二十世纪,在完成本土化进程,以及完成中国化以后的很长时期内,都是注重现实意义,而很少涉及超现实的领域的。这就证明了,中国话剧确实是亦步亦趋地紧紧追随着中国社会变革的步伐而发展的。这也符合中国传统中历来的“文以载道”的精神。
中国话剧转变的另一大表征是民族化特征。中国话剧虽然是一种外来的艺术样式,但在各个历史时期都进行了探索民族化的创造,它塑造了民族的性格,传递了民族的精神、民族的魂魄。焦菊隐等具备深厚传统文学、戏曲修养的艺术家,实践着戏曲传统美学与话剧固有美学的嫁接,并用于表现近代生活。不过,话剧的民族化并非话剧的戏曲化,话剧需要戏曲支撑,不是照搬其形式和手法,而应该是将它的美学原则、思想、精神以及艺术方法,融会贯通在自身的艺术创造之中。如戏曲的“写意”美学(表现性美学)、它的“情”“、理”观,及其在戏曲程式中透出的美学精神和艺术方法,对精湛技艺的锤炼,对形式美的追求等,这方面的继承会给我们带来广阔的天地。
此外,诗意的戏剧精神也是中国近代话剧的一个明显特征。中国是一个诗歌创作发达的国家。剧与诗的结合,或者说话剧诗化的美好倾向,是中国话剧在艺术上的突出特色。浪漫派的戏剧创作,如田汉、郭沫若等是代表。他们都是浪漫主义的诗人,这自然使他们很容易把诗切入戏剧。郭沫若借主人公的大段心理独白烘托情境,田汉则常将音乐、诗歌直接融入作品之中,以增强其抒情性。这种诗化倾向,自然同接受西方浪漫主义的影响有关,但不可忽视接受民族的艺术精神、民族戏曲的质素融入其中,形成了中国话剧的诗化倾向。诗化现实主义,在真实观上即渗透着国人的特色。中国话剧的诗化和现实主义,注重情真在“真实”中注入情感的真诚和真实,把“表真”提高到一个超越一切的境界,同时也把理想的情愫铸入真实性之中,可以称之为“诗意的真实”。
二、当代中国小剧场话剧的创作建构
小剧场话剧,通常是在一个有限的围合空间里演出的话剧,这个话剧一般具有明显的实验性特征。从世界范围来讲,小剧场在英文中准确的翻译为Experimental Theatre,就是实验性的剧场,这个应该追溯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冷战”时期,当时以美国为主导的各种思潮
在全世界各个范围内发生了交融。其最著名的就是反战运动和嬉皮士运动。与当时的整个美国生活相关联的戏剧就出现了一种小剧场运动,以生活剧团、开放剧团、理查·谢克纳、辣妈妈剧团开始的,和当时的政治社会生活一样,来反抗当时主流已经拥有的成果和拥有的社会资源方式。然后,在那个时候,年轻的新一代的艺术工作者突然出现了非常多的艺术创作。在百老汇之外占据了外百老汇,或者说非常实验的空间和剧场,可以类比为今天北京的798艺术区。二十世纪60、70年代“冷战”时期,出现了特别多而不同的戏剧,产生了不同流派的戏剧。整体最突出的就是导演,各种各样的戏剧团体都以导演为先锋冲击力量的核心。这是一大股力量。它的成果从70、80年代一直到现在,甚至影响了百老汇的主流戏剧,以至全世界最富生命力、最有活力的戏剧,影响了整个世界戏剧的发展。日本在70 年代的时候反对美国的安保运动。随着政治运动,以寺山修司、唐十郎、黑战壕、红战壕这几个剧场为主的年轻剧团,70、80年代开始在日本的小剧场运动中活跃,而中国现代小剧场话剧文脉,可以追溯到1978 年前后,中国突然向世界敞开了大门,世界上的各种流派、各种美学思潮一并进入了中国。而上世纪80年代期间的北京和上海,从它的产生、发展到它壮大至今,形形色色出现了迥异的表征,但是所有的现象我们都可以归结为小剧场话剧。至今中国已经有许多优秀的小剧场的孕育的温床,一个是北京,另一个是上海。这也跟两个地方的文化生活以及在整个中国社会和改革开放中的位置有关。北京的小剧场运动、上海的小剧场浪潮在最近的十年发展得越来越快。
如今的小剧场话剧运动,以孟京辉为代表,做了各种各样的实践。小剧场戏剧的发展最有生命力、最不计后果、最有冒险精神,而且最能发挥年轻的创作者创造力、想象力,各种各样的美学能力、组织能力、社会渗透能力,比较重要的是,它的实验性的当代戏剧美学的传递这样一个功能。这里一直说的小剧场戏剧,最应该说到的是上世纪80年代的探索戏剧和90年代的实验戏剧的发展。学界始终认为,80年代的戏剧是探索性的,90年代的戏剧是实验性的。因为探索戏剧更多的还是从西方各个风格流派的发展变革中找到方法。到了实验戏剧阶段就不只是方法,更多的发挥了导演个性的东西,与这种发展的联络和联系。个性的东西在实验戏剧里更重要了。换句话说,实验戏剧更注重创作者的创作个性,彰显作者热衷的戏剧美学的运动和潮流性的发展。说到小剧场戏剧,不得不提到导演孟京辉的创作,从90 年代初到现在,他基本上是用几种方式创作:其一是以《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两只狗的生活意见》这样的戏剧发展过来的具有批判性的,具有强烈的社会讽刺、社会批判色彩,战斗性当之无愧,那种直面惨淡的人生、直面社会生活的戏剧。另外一类是比较实验的、比较探索性的,比如《我爱XXX》这种宣言性的,当代的视觉艺术、美术潮流结合在一起的。第三条线索是假借中国主流戏剧,在它的发展框架下发扬实验戏剧的成果创作的,如《恋爱的犀牛》、《琥珀》、《艳遇》等。说到小剧场戏剧,我们看到的更多是往实验性的先锋的发展,但我们在小剧场探讨出来的所有创作痕迹、所有成果最后都服务于、奉献于对当代主流戏剧和当代艺术性严肃戏剧的发展,这个系统里发挥了实验戏剧的非常重要的作用。
三、中国当代话剧愿景与未来方向
当代各类中国话剧在走向多元化以后,也不可避免地被拉进了大众化的洪流。大众艺术容易把现实历史化、把历史戏剧化、把戏剧游戏化。不可否认的是,大众艺术的潮流带来的艺术通俗化,能够让大众更加贴近艺术,更加认可艺术。反向地将刺激到艺术的发展,刺激艺术作品的创作。但是也不可避免地产生负面效应,会导致艺术生产从媚俗到创作主体的精神失落,造成艺术作品思想的贫乏,精神的空虚,趣味的低劣,个性的泯灭。在大众艺术已经形成话语霸权的今天,如小剧场实验话剧为代表的真正独立的、自由的声音就显得弥足珍贵了。我们不能放弃真正深刻的、高雅的艺术作品的创作。使话剧的多元化格局继续保持,甚至形成更平衡的局面。
推荐内容